一群人三更半夜趕案子,真的不是責任制

施俊宇 / mouse

網路基因創辦人,長年擔任海內外廣告獎評審。


圖片來源:JD Hancock

找了一個很艱澀的題目
因為工作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
有了工作才有收入
有收入才能吃飯、看電影、出去玩

最近工作是不是責任的問題被挑起來了
特別是關於你的工時與獲得的收入報酬這件事情
勞動部說,廣告從業人員(包括創意跟企劃)
2015年元旦起,將不再適用責任制

什麼叫責任制?
當初我年輕的時候的美好想像是
「上班的時間我可以自己安排
工作做完我就下班
下午我可以自由地去野餐
但三更半夜我也可以為了創意不睡覺」

但是當團隊越來越大
客戶越來越多的時候
現實問題是
怎麼讓團隊的工作可以順利合作進行
怎麼在客戶上班的時候都能夠溝通討論

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共同的上班時間
然後上班的時候都需要跟客戶聯繫
當客戶交代完工作下班後
我們就繼續熬夜把工作完成

照理說,這樣的工作架構應該還是可以順利運行的
因為你應該可以繁忙一陣子
專心地把手上的專案工作做完
然後休息個五天七天
開著車到花東縱谷去走一趟

不過,沒有了
因為你賺的不夠用
一個案子只有三、五十萬
扣除掉必要開銷成本後
每個人的單位獲利
其實比一般薪資水準多不了太多
所以只好繼續接下一個工作
繼續做下一個案子
然後期待某一天去開咖啡廳或是民宿

某天討論中,大黑天丟出來的一句話
「你確定我們現在正在做的,真的是創意產業?
有沒有可能其實是製造業或者服務業?」
(詳情可以參考這篇:創意產業「責任制」背後的醜陋真相)
我個人認為
目前大家對於責任制的曲解以及誤會
其實源於整體社會以及環境
對於創意產業的價值認知
之前網路上流傳的那張 「台北邁向2016世界設計之都」的照片
就是最好的註解

68598_10200208128867161_1045261145_n

我從以前就很怕
遇到從代理商同業跳到甲方的客戶窗口
因為他們討論起價格跟工時的狠勁
完全不輸給鄉土劇中的年輕婆婆

『你們一個設計時薪多少我都知道
你們半夜可以加班到1、2點都是小case啦』
我曾經瞠目結舌的
看著會議桌對面的客戶窗口
而他幾個月前才跟我私下抱怨
工時太長、待遇太低
所以打算離開在代理商的這份工作

所以,共同在扼殺這個產業靈魂的
其實是我們自己
當我人在代理商端的時候
我們只是在意環境造成的工時長短
而不是如何提升自己的創意價值
所以當我們跳到客戶端的時候
我們也會用同樣的標準
試圖去壓榨出彼此最後一點點的利益價值

其實整個產業長久於此
都有了劣幣逐良幣的狀況
如果我們只是在意花了多少時間
而不是在意做出甚麼樣品質的東西
那大家又何必用神聖的態度
去看待各自的創作

最近迷上了「American Restoration」這個實境秀
劇中會有委託人找上Rick
請他修復一件老物
每回Rick要對委託人報價時
他都會開出一個讓我乍舌的價格
但接下來他會非常認真的
解釋整個團隊要進行的工作
把那些可能我們原本認為不過是那些簡單的事情
講得非常的神聖而且專業

也許我們該要討論的
是價格vs價值的認知
你支付的是一個人每個小時100塊錢的薪資
還是支付一件作品創作出來的價值
為什麼我們是用單位成本在估算一件工作(不是人)的費用
而不是這件工作的價值?

我記得我很多年以前
第一次到深圳去的時候
被某些人力服務的價格嚇了好大一跳
因為朋友帶我到理髮店洗頭
一次只要2塊錢
(是真的洗頭,因為才2塊錢)
小妹會很認真的
用一個半小時幫你洗頭
我一邊洗頭一邊想
他們辛苦工作一天
到底要吃甚麼才能溫飽

當一個國家的人力不值錢的時候
其實就會變成對人的價值的不尊重
如果身為人的價值不重要了
那我們大家一起吃ㄆㄨㄣ也是剛好而已


其他人也在看...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幫我們按個讚吧!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