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為什麼我沒想到】做善事也可以很爽!不博取同情,卻超熱血的器官捐贈公益廣告

許子謙 (許叔叔)

目前是專職新手爸,也數位行銷公司「桑河數位科技」創辦人,擅長消費者洞察與創意思考,對解夢與心理學也有接近專業的水準。興趣是滑雪、電玩、瑜伽,與科學化的育兒。


你聽過「器官捐贈」吧?想捐嗎?….我想,應該很難下決定吧。

巴西足球俱樂部用了「不死會員」這個創意,將器官捐贈的嚴肅感降低,除了讓觀眾感動,也讓捐贈者消除了需要深思熟慮的決策過程,創造出大規模的器官捐贈人潮!

人都難免一死,但是,我們為什麼要在死後捐贈出自己的器官給一個陌生人呢?先看看他們怎麼說。

腦死患者的器官捐贈與移植,是拯救生命的禮物。它雖然意味著一個生命的終止,卻也打開了另一扇希望之門。

台灣某個宣導器官捐贈的廣告

這其實是一段優美的文案,我也一直以為宣導器官捐贈應該教大眾「捨得、放手、希望轉移」等等博愛的概念,直到去年出現了:巴西「不死會員卡」這個案例,用熱血行銷!徹底顛覆了公益廣告常見的悲情訴求。

看看他們是怎麼說:

以後雖然我死了,但我的眼睛會活在另一個人的身上,繼續幫我看著巴西隊去拿世界冠軍,所以我是不死的。

不死會員-麥可

會有另一個人,因為我的肺而得救,幫我呼吸球場上沸騰的空氣。它會幫我活著!

不死會員-喬丹

巴西的「不死會員(Immortal Fans)」只不過是傳達「捐贈器官、精神不死」這樣的說法給球迷俱樂部的粉絲,然後請他們說出自己的感言並發送一張會員卡,然後就像滾雪球一樣,大規模的增加了捐贈人數,透過單一活動,提高了比往年高出41%(或56%)的器官捐獻人次。

Immortal Fans 於2013年坎城廣告節獲得Promo類全場最大獎(Promo Grand Prix),據巴西奧美廣告統計的數據,Immortal Fans 獲得了超過5萬器官捐贈人次的簽署。

1015_35

請看影片:


宣導器官捐贈的難度:

為什麼我們從來沒考慮過捐贈器官?因為受贈對象是幾十年後接受我們器官的人,這些人遠到彷彿跟自己沒有任何關係。而且「器官」原本是我們身上的所有物,雖然是死後捐贈,但也會帶給人意外的壓力和疑慮,例如為什麼我要捐?誰會拿到?有沒有後遺症?家人會不會反對?…等等。一旦開始考慮就會加重捐獻的門檻,而後不了了之。

不死會員為什麼成功:

市場上很多「請素人說感想」的影片都假掰到不行,請代言人來說廣告詞也常常顯得做作,但巴西的「不死會員」廣告拍起來卻無敵真實,一點都不矯情(有少數也是假假的、但大部分很真)。那些素人驕傲的說出宣言,也象徵著你我他(平凡人)都可以成為英雄。

而那張代表超熱血的會員卡,也會創造大家的優越感,讓大家很驕傲的去奉獻。

心肝脾肺腎跟我們入土之後,就只會成為野草的肥料而已,但我的器官可以繼續活著幫巴西球隊吶喊加油。就等於是給了消費者一個很爽的理由去做善事,何況那張會員卡還可以隨身攜帶,跟眾人炫耀!

Immortal_Fans_-_Sport_Club_Recife_on_Vimeo

「靠!我也想要一張不死的會員卡」學海賊王熱血的說。

如果我們本來就打算火葬、燒成骨灰,其實真的可以把器官捐出去,不必堅持「留個全屍」!搞不好會是下一屆諾貝爾得主領到你的肺,下一個海賊王拿到你的肝!

靠!為什麼我沒想到~

看更多被行銷廣告人讚嘆的案例-【靠!為什麼我沒想到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幫我們按個讚吧!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