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記過、退學」領悟到的管理法則

許子謙 (許叔叔)

目前是專職新手爸,也數位行銷公司「桑河數位科技」創辦人,擅長消費者洞察與創意思考,對解夢與心理學也有接近專業的水準。興趣是滑雪、電玩、瑜伽,與科學化的育兒。

你以前有被學校記過「過」嗎?是什麼原因呢?

在許叔叔唸大學之前,一直是大人眼中的壞孩子。高中花了四年,唸了三所學校,被退學二次。

蠻多人曾問我:為什麼會被退學?做了哪些壞事情?有什麼領悟?退學以後怎麼了?做了哪些改變以至於後來成功了?諸如此類的問題。

 

那時候我就讀台北的前三志願:成功高中。校風很自由,而且升學率是99.67%的好學校,誕生過非常多的傑出校友。光是數位廣告圈至少就有:網路基因的創辦人Mouse、不來梅的創辦人Calvin、成果行銷的Peter….但最後許叔叔沒有在這裡畢業,被退學了。

我記得有一個大過,是因為我在週記上罵了物理老師。

在第一堂課的時候,他介紹自己說:「我是全台灣最厲害、最無敵的物理老師」,他規定全班都要購買他的參考書「細說物理」,先小賺一筆,同時也下了一個規定:只要找到書裡面的一個錯誤,就可以加學期總成績1分。

我覺得他當眾吹噓的行為十分可笑,而另一方面他用「利益交換」叫學生幫他debug,其實是一種假公濟私。我就把這點感想寫在週記上。物理老師跟導師看到之後,當然把我找去,森七七罵了一頓。

因為這件事,我就被記了一支大過,但可怕的還不止如此,之後的一整個學期,黃老師常在課堂上故意點名我,問很難的問題想讓我出糗。

後來我為了避免這種尷尬,常藉口跑去保健室、或乾脆蹺課。學期末,我的物理被20分死當。

為什麼一個老師可以當眾吹噓自己,並利用分數來當成誘餌、進而滿足他的私利,而學生卻不能表達自己的意見?

很久以後我才明白,1987年台灣宣布解嚴之前,台灣人是不被允許有言論自由的。百姓長期的屈服於權位者,因此很多人獲得權位有能力之後,也不自主的開始欺負別人。

公司為什麼需要制度?

因為每個人的想法不同,若沒有制度就會產生衝突。但也絕非有了制度,就算是做到了「管理」。

學校其實有輔導室,行為偏差的學生應該先接受輔導,設法去了解他才能幫助他。但一個一個去了解是否太麻煩了,使用懲戒的方式把眼中釘產除,反而比較簡單。

同樣的風氣,其實出現在家庭裡、社會上、企業裡,上司對屬下的權威,父親對子女的權威,政府對百姓的權威…等等。這是台灣社會裡頭一個極不公平的階級現象,但我們都接受了數十年。(若以華人歷史來看,則是上千年)

過去擔任管理者時,我也曾經一度看到壞屬下就想要剷除,並誤以為「定制度」是老闆的特權。

檢視一下自己所待的企業/我們自己/身邊的親友,是不是這樣?

* 看到自己不滿意的言論,就開始抨擊。
* 會用自己的權威和勢力去打壓或散佈。
* 看到不適當(侵害到自己)的行為,就一古腦兒的排斥。
* 訂下一些規矩,說是為了你好,但只是為了他自己。
* 從來不曾跟對方好好聊,但常常生悶氣的說:「我真的忍很久了!」。
* 想讓更多人認同自己,就把敵人塑造成壞人。

如果你的主管/男友/女友/家人/公司/屬下是這樣的,又不能溝通,請果斷地離開吧!

許叔叔專欄...

讀者留言: